上一篇 | 下一篇

如何发展适合中国的数字出版产业

发布: 2013-7-15 10:30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北京商报 | 查看: 1496次

在第五届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博览会上,来自政府部门及企业的大佬们对于如何在中国发展数字出版产业,从标准体系建设、产业资本运作、商业模式建立、大数据使用和传统出版转型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给产业带来思考和建议。

  建设数字出版标准体系利于产业发展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 孙寿山

  对于数字出版产业而言,标准建设是其发展的基础,去年通过筹建全国版权保护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使新闻出版业的标准化机构更加完善,标准化覆盖的领域和范围更加全面,同时多项标准制定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目前我国已经制定了多项数字出版标准,要使标准彻底地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产生经济效益。此外,标准化工作要向更深更新的领域推进。还要制定更多起关键作用的标准。与此同时要加强标准的协调力度,数字出版涉及作家、出版社、技术提供商、图书馆等机构用户和众多的个体消费者,标准化工作需要协调他们相互之间的利益。更要加强数字出版标准的复合性测试和认证,通过专业的技术和工具,对产品或对服务与相应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之间的复合程度进行测试,使之更加符合我们产业发展的需要。

  传统出版社在数字浪潮下将出现分化

  人民出版社党委副书记 沈水荣

  未来5-10年内,传统出版社将面临一次大的分化。25%的传统出版社可以向数字出版转型,还有25%的传统出版社将面临倒闭和转行,另有50%的出版社将成为民营数字出版商、电信数字出版商服务的企业或者机构。出版社的优势特色是什么?“内容资源和编辑力量。”当前出版社比较适合做的事情就是对知识资源进行深度加工、高效利用,例如做专题数据库和服务平台。我认为,传统出版社进入数字出版很容易出现一些误区,比如没有具体目标用途地做图书数字化;开发自己出版社的电子书网站;出版单纯的电子书;把电子书向民营数字出版商、电信运营商出售;与电信运营商合作开发移动阅读。这些模式挣些小钱还可以,要想靠此完成数字化转型很难,比如出版社和电信运营商合作,人家的信息高速公路是垄断的,你不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除非国家有大的政策,否则肯定做不起来。

  产业内亟待大规模有效兼并重组

  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柳建尧

  要鼓励有实力的大出版集团运用投资和并购的方式推动产业转型。以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团培生教育集团为例,它2012年确定的战略里特别突出了中小学教育、英语学习和业务教育全球四大业务板块,为此去年培生教育集团做了两件大事:其一,放弃其旗下企鹅出版集团,将其出售给贝塔斯曼集团旗下兰登书屋;其二,将旗下金融时报出售给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之所以放弃这两块金字招牌,就是为了进行资产重组,2012年,培生教育集团以1.4亿美元现金收购基于绩效的认证考试和模拟考试解决方案供应商思递波;5月25日,9000万美元收购环球西文;10月17日宣布6.5亿美元收购美国在线服务教育商EmbanetCompass。因此,领先的出版集团应该通过剥离和放弃部分业务,选择在优势主业领域内深耕细作,但在中国出版行业运用投资并购的案例还比较鲜见。

  数字出版同样要做好大数据

  同方知网副总工程师兼同方知网软件公司总经理 张宏伟

  如今做数字出版,一定要重视大数据的运营和分析。同方知网的出版物数据量非常大。目前同方知网拥有文献2亿篇、题录3亿条、统计数据2.6亿条。我们捕获到的用户行为的数据量也非常大。围绕着同方知网平台的是近万家出版机构、4000多万作者和上亿读者,他们每天都要围绕着这样的平台来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和服务。

  大数据的技术并不神秘,所有人都可以做,但前提是你要有自己的数据。我们希望能够为用户提供真正的知识服务。用户的需求日益增长,现在需要直接找到他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的答案,而不是一本里面记载有答案的书,让他自己去找。大数据出版要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来进行增值服务,这才是我们要做的大数据出版。其实我们要将大数据出版看成是一个生态系统、一个产业链。这样一个事情绝对不是一家单位可以完成的,需要全行业一起参与。

  企业需要建立真正的商业模式

  中文在线总裁 童之磊

  什么才是数字出版企业的商业模式?我认为商业模式其实就是一个要求和标准。但这个要求和标准的首要特质就是“规模化”,产业规模至少要超过10亿元才能被称为是商业模式,当下数字出版领域有四种模式符合这一特性:手机出版模式(如国内三大运营商)、手持终端模式(如亚马逊和ing过)、数据库模式(如爱思唯尔著名数据库ScienceDirect,简称SD,是著名的学术数据库,每年下载量高达10亿多篇)和教育模式(如英国培生教育集团)。对于很多企业而言,完全可以通过和行业巨头的合作形成商业模式,以中文在线为例,在手机出版领域,我们和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合作,现在他们14%的内容是我们提供的。手持终端领域,我们为诸多硬件厂商提供一整套数字内容解决方案,目前市场占有率也是第一。数据库方面,中文在线恰恰是以此起家,我们最早提出打造中小学数字图书馆。教育模式方面,我们率先开拓电子书包市场。会聚以上四种模式,才形成中文在线的全媒体服务平台。

  从内容提供商到服务商转变

  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总经理 李朋义

  在数字出版的新时代,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明确发展目标是由一个教育内容提供商向教育服务提供商的转变。为此,我们也在做很多尝试,比如我们希望建立“课程出版加课程服务”的模式,课程出版包括咨询服务等。我们为教师提供音视频内容,同时提供便捷的网络平台。个性化教育服务的核心是便于教师组织教学内容的资源库,必须便于教师对相关教学内容进行检索和加工,便于教师轻松定制自己课程的内容。从学生的角度,贯穿个性化教育服务的核心是一站式学习平台上的测评体系。通过测评体系检测监察所提供的反馈报告,学生能够准确地获知自己对相关知识掌握的程度及存在的问题,通过与之关联的学习平台获得针对性学习解决方案。通过一个阶段的学习再次测试发现新的问题,获得新的个性化学习解决方案,从而不断地进步。未来教育出版机构的数字化业务重在为教学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建立一种以政府为主导、企业参与建设、学校提供服务的商业模式。

TAG: 中国 如何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